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重庆市公共流动文化服务进村入户,文化下乡
公司要闻
重庆市公共流动文化服务进村入户,文化下乡
发布时间:2020-03-23 17:37
访问量:359

“不是一个‘苦’字能形容的!”

身穿盛装的苗族少女,华贵的银饰随着韵律沙沙作响,跳着婀娜的舞步缓缓走来……苗族舞蹈《银落》演员们的表演征服了台下观众。2015年12月28日,距离演出开始还有两个多小时,蒙山县蒙山镇甘棠村十万屯的村民便陆陆续续聚集到舞台前,等候“唱响八桂中国梦、艺术精品下基层”艺术团的演出。

舞蹈、独唱、魔术、杂技、表演唱……5月10日,涪陵区江北街道二渡村人山人海,“流动文化服务进村”文艺演出活动启动仪式在这里举行。通过专家评审,主委会遴选出6个民间文艺表演团体,接下来的几个月里,他们将为全区25个乡镇的老百姓送去360场演出。

优秀演员和领军人物相继加盟,队伍结构和素质发生积极变化。昆曲的张军,越剧的萧雅,现代舞的金星,爵士舞的扬扬,音乐作曲的沈传薪,海派清口的周立波,京剧的周燕萍,沪剧的王勤、郭懋琴、杨音和大型魔术的严荷芝等各艺术领域领军人物和著名演员加盟民营表演团体。一支门类齐全、结构相对合理、综合素质不断提高的民营文艺表演团体艺术骨干队伍正在逐步形成。

惠及更多百姓

文化惠民常在乡

整合社会力量 盘活民间资源

积极开拓国际演出市场,在对外文化交流中展现独特风采。金星舞蹈团近年来多次赴欧美商业演出,2011年全年演出中70%的场次为国外演出,在开拓对外商业演出方面取得了瞩目成绩。虹影魔幻艺术团多次巡演于英、法、德等欧洲国家。星光杂技艺术团每年都有几个月在国外演出。东绛州鼓乐团在强调民族特色上下功夫,其鼓乐艺术震撼国外舞台。

二十年如一日

由广西壮族自治区文化厅组织的“唱响八桂中国梦、艺术精品下基层”文艺演出,是此次“三下乡”集中服务的重要内容之一。除了蒙山镇甘棠村,艺术团还在西河镇大塘村、新圩镇古皮新村和蒙山县永安王城广场进行文艺演出。演出不乏广西历年来创排的优秀文艺作品和一线知名演员:舞蹈《银落》曾获文华新剧目奖;杂技《羽人梦》是第二届广西杂技与魔术比赛金奖作品;国家一级演员王予嘉、吴勇志、杨建伟等倾情投入下乡演出……“艺术精品下基层,就是为了使更广大的基层群众共享艺术成果。”广西壮族自治区文化厅艺术处处长廖昆铭表示。

“用力!撑住!”7月10日,重庆杂技艺术团排练厅,在教练的加油声中,两位少年抵着脚尖、挽着手臂,将身体在空中摆成了“V”字造型。“下个月,我们就要开启在石柱土家族自治县的下乡演出。”站在一旁的带队人赵磊介绍,这个环节是观众最爱看的。

从求生存到求发展,艺术创作和演出取得重要突破。上海民营文艺表演团体力抓剧目创作、艺术创新,实现从求生存到求发展的战略转移。著名越剧演员萧雅主演的原创古装越剧《状元未了情》入选2010年首届全国民营艺术院团优秀剧目展演活动的压轴大戏。现代人剧社的《家庭恩怨记》入选文化部百年话剧经典剧目展演。徐汇燕萍京剧团改编的《道观情缘》在第五届中国京剧节上荣获二等奖,实现民营京剧团在全国京剧大赛中零的突破。

“相较戏剧、歌舞、曲艺等艺术门类,杂技、魔术的观众面更广,辐射范围更大,基层观众非常喜欢。”陈涛说,这是重庆杂技艺术团持续在农村演出的基础,而为群众送什么,是重庆杂技艺术团每次“三下乡”演出前都要考虑的头等大事。

20年来,广西“三下乡”从最初的文化下乡延伸到文化、卫生、科技、教育、司法等多个领域。活动次数由少到多,由集中活动变为集中服务和小分队活动有机结合,过去部门单打独斗模式也发展成多部门协同配合并形成合力。如今,送政策、送知识、送人才、送欢乐成为常态,文艺惠民演出、科普大篷车、农技大培训、巡回医疗服务、法律进农村等惠民活动如火如荼开展。

该平台包括培训、演出、讲座等公共文化服务内容,集合了重庆市具有公共文化演出资质的大批资源,无论部门或个人,都可通过该平台进行文化项目点单。“百姓点单,政府配送;网上预约,互联互通。”市文化委相关负责人表示,“按百姓需求提供服务,而不是有关部门擅自决定送什么,这是重庆在文化领域推进供给侧改革的重要手段。”

上海市通过举办专题展演、设立专项扶持基金、发挥行业协会作用、开展艺术职称评审等方式,营造民营文艺表演团体发展的有利氛围。全市80余家民营文艺表演团体队伍结构、艺术创作不断提升,在满足城乡群众文化生活需求,拓展海外市场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

多措并举提高演出活动在农村地区的覆盖率是重庆杂技艺术团在多年“三下乡”演出中摸索出的成功经验。20年来,重庆杂技艺术团通过主动与区县﹑乡镇文化主管部门和村委会,甚至是与“乡贤”的精准对接,在演出宣传、组织保障、观众动员、对留守儿童和孤寡老人定点帮扶等方面创新方式方法,有利促进了演出场次和观众人数的不断增加。

32岁的吴勇志参加文化下乡演出差不多6个年头,每年完成下乡演出任务达60多场次。尤其在元旦、春节期间,他的下乡行程总排得满满的。与吴勇志有类似经历的还大有人在。

“市级文艺团体将高品质的精神文化食粮带到村民家门口。同时,还会把党的方针政策、普法、科普等内容融入文艺节目中。”市文化委公共文化服务处处长文科介绍,2014年,市文化委组织开展了政府向社会力量购买公共文化演出服务试点工作,2015年进行全面推进,仅去年,重庆市38个区县8257个村已向社会购买公共流动文化37424场。

深入社区、学校、农村,为满足群众文化需求作出重要贡献。只占全市文艺院团总人数15.2%的民营表演团体完成了2010年上海文艺院团演出总场次19938场的45%。勤苑沪剧团长年辗转在奉贤、松江、青浦、浦东乡镇,连续三年演出场次超500场,形成了别具一格的勤苑模式,并被评为全国服务农民服务基层文化建设工作先进集体。由退休作曲家沈传薪创办的徐汇大众交响乐团扎根街道社区,两年多来为社区居民举办了300多场免费音乐会。

“往大说,这是重庆杂技艺术团践行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重要讲话精神的切实举措;往小说,我们真正想为基层百姓做点实事。我知道,他们需要我们。”

“三下乡”活动迄今已开展20年。“20年来,广西壮族自治区文化厅通过组织一系列文化下乡、送戏下乡、图书下乡惠民活动,深入农村、社区、学校、军营、工厂,实现文化惠民‘人人参与、人人尽力、人人享有’,全区公共文化服务标准化、均等化极大提高。”广西壮族自治区文化厅副厅长严霜说。

事实上,整合社会力量,盘活民间资源正是重庆市“送流动文化服务进村入户”的重要举措。市文化委相关负责人表示,政府通过整合资源与购买的方式实现公共文化产品的有效配送,将文化服务延伸到田间地头,在有效保障了演出质量的同时,对民间文艺队伍起到一定的扶持作用。

领到全国文化科技卫生“三下乡”先进集体奖后,重庆杂技艺术团团长陈涛经常被人这样问起,他总会笑笑,然后推说大家只是做了无愧于心的一点小事,再被追问下去,他也只有这几句朴素的话语。正是这位年轻的、刚刚荣获第四届全国中青年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称号的领导者,带领着团结一心、生气勃勃的团队,走出了重庆杂技艺术团“三下乡”的不凡之路。

《黄三打鸟》是广西彩调剧经典剧目。台上,广西彩调剧团演员吴勇志和搭档王予嘉将剧中黄三哥与麻姑妹之间诙谐幽默的对话和来往表现得淋漓尽致,引来场下观众阵阵欢笑。吴勇志说,之所以选择演出《黄三打鸟》经典选段,是因为其具有很强的群众基础,表演的是群众喜闻乐见的内容。此次在蒙山,吴勇志还与搭档带来了《刘三姐》中的经典选段《定情》。

按照计划,今年政府将购买公共流动文化3.3万场,送往8266个行政村。包括文艺演出、电影、展览、讲座等在内的文化活动将进村入户,扩大文化辐射半径,让更多百姓尝到文化的“甜头”。

数字是闪亮的,而背后的艰辛是无法用语言形容的。重庆山多路险,部分山区基础建设落后,为“三下乡”演出带来了不少困难,但重庆杂技艺术团的演职人员没有因为条件艰苦而放弃演出任务,他们总是想方设法克服重重困难——车辆陷入泥泞道路,大家一起推;没有舞台,大家一起搭建;人手不够,大家就多跑几次装卸道具;为了让更多的群众看到演出,往往一天马不停蹄地在不同演出点奔波,大家只能在车上用干粮充饥;无论是酷暑还是寒冬,只要站上舞台,大家立刻全情投入,保证演出质量。

文艺精品常下乡

2016年,重庆杂技艺术团将100多场演出送进乡村。“虽然辛苦,但演出时,大家把舞台层层围住,甚至有村民用叉棍支着点滴瓶,一边输液一边看。每次看到这些画面,我就觉得一切都值了。”赵磊说。

据统计,自1995年以来,重庆杂技艺术团共计有700余位演员、146个杂技节目和5个剧目投入农村演出,超过了同期赴国外演出的演员和节目总数;累计为中西部地区12个省市的1353个乡镇﹑近4000个村庄和社区街道,奉献了约5000场大小演出,观众累计突破500万人次,为中西部地区的文化建设做出了实实在在的贡献。

“从最初简单的送钱送物到送项目送服务,从‘给什么要什么’到‘要什么给什么’,从政府‘配餐’到农民‘点餐’,‘三下乡’内容不断丰富、形式不断创新、机制不断完善、效果不断提升。”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宣传部副部长唐华表示,通过强化服务意识、创新服务方式,“三下乡”已然常下乡、常在乡。据不完全统计,20年来,广西壮族自治区直属单位通过集中服务活动向基层捐献的资金、物品和帮扶项目总价值逾亿元,大大推动了基层文化发展和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

“用力!撑住!”7月10日,重庆杂技艺术团排练厅,在教练的加油声中,两位少年抵着脚尖、挽着手臂,将身体在空中摆成了“V”字造型。“下个月,我们就要开启在石柱土家族自治县的下乡演出...

背后艰辛无数

演出中,村民陆英一边欣赏表演,一边用手机拍摄台上的节目。“下乡演出一场比一场精彩。”陆英说,平时只能在电视上看到如此高水准的演出,多亏了“三下乡”,才能在家门口大饱眼福。

其中,徐代明文艺演出队在当地小有名气。上世纪80年代,徐代明就经常与同伴一起在乡村演出,如今,他所带领的团队已成为涪陵区民间文艺演出五星级团队。

“重庆杂技艺术团能取得这样的成绩,与重庆市委、市政府、市委宣传部、市文化委及市级财政的大力支持是分不开的。”据陈涛介绍,每年,重庆市都会拿出相当的资金,对院团“三下乡”演出进行支持,也正是基于这样的扶持,重庆杂技艺术团才没有了后顾之忧。

新派武侠小说大家梁羽生的创作世界是一个快意恩仇的江湖,他的故乡却是一片秀山丽水的静谧乡土。这便是广西梧州蒙山,古称永安州,坐落于大瑶山东,是广西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之一。2015年12月28日、29日,在冬雨迷蒙中,广西“乡土情深”文化科技卫生“三下乡”工作团走进蒙山县,为群众送去内容丰富的暖心服务和物资。

“互联网让流动文化服务更加精准、便捷。”文科透露,今年1至6月,重庆市38个区县8217个行政村已向社会购买公共流动文化服务19090场,已完成全年流动文化进村总体任务的58%。

以2015年为例,重庆杂技艺术团以剧目为依托,投入320万元,累计动用演员150人,共计在重庆市9个区县的30个乡镇﹑270个村庄和社区街道,进行了312场演出,观众累计达18万人次,这个成绩不仅创造了全国文艺院团“三下乡”演出的纪录,而且在文艺院团精品杂技剧目常年性在农村演出方面积累了丰富的运营和推广经验,为继续将更多﹑更好的精品杂技、魔术艺术输向农村打下了坚实基础。

近年来,广西积极探索西部欠发达地区建设基层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成功经验,创建基层公共文化服务建设新模式——村级公共服务中心,目前已建成7079个村级公共服务中心,覆盖全区49.5%的行政村。20年来,广西壮族自治区文化厅组织各级文化部门以各类演出活动为载体,开展惠民演出近万场,其中2015年元旦、春节期间,以“唱响八桂中国梦、艺术精品到基层”为主题下基层演出1000多场,开展了“千团万场”群众文化活动,鼓励、引导、辅导全区1.3万多支基层文艺队“日日练、周周演、月月比、季季赛”,在全区各地县、乡镇开展科普流动展览、讲座1000多场次,为40多个县200多个乡镇赠送书籍60多万册,文化下乡形成惠民长效机制。

几乎在同一时间,“百团争霸”首届文艺表演团体才艺大比拼活动在开州区上演。通过赛事,开州区文化委评选出“三星级文艺表演团体”16个,“星级文艺表演团体”29个。他们将走进乡村,成为政府购买流动文化服务活动的“主力军”。

为群众送精品

文化帮扶显成效

利用这一网络平台,各区县也在公共服务领域“各显神通”。其中,巴南区就利用该平台,在镇街和村设立了80余个基层服务点,开展公共文化服务,实现了按照群众需求与政府配送的无缝连接。

“很多人问我,重庆杂技艺术团为什么能从几百名候选者中脱颖而出,获得全国文化科技卫生‘三下乡’先进集体奖。我想,这些数字是最好的证明。”陈涛说。

2015年12月29日上午,在蒙山县永安王城广场,一场声势浩大的“三下乡”集中服务在这里展开。广西壮族自治区文化厅、自治区文联、自治区科技厅、自治区教育厅、自治区卫计委等17家单位设立服务窗口,为群众提供免费写春联、健康检查、农业技术咨询等服务,每个窗口前都挤满了人。此外,“三下乡”工作团还向蒙山县捐赠价值1550万元的项目资金和相关物资。

为破解当前公共文化服务供需矛盾,重庆市还充分运用“互联网 ”的理念,建成重庆公共文化物联网服务平台,优化服务群众的文化生活。

一次演出经历,让陈涛至今难忘:“那次,我们晚上在村里演出,刚到演出地点就停电了。但是看到观众都在等待,我们就临时决定用运送演员和道具的两台大客车的大灯为舞台照明,坚持完成了一个半小时的整场演出。观众一直用笑声、掌声支持我们,甚至有人举着吊瓶一直守在舞台边上。这种经历对于很多演员来说都是绝无仅有的。”陈涛说,也正是基层群众的热情,支持着他们一直坚持下去。

不仅是重庆杂技艺术团,市川剧院、市歌剧院等市级文艺院团也经常走村进户,为当地百姓带去精彩节目。

《梦幻奇观》每到一地都大受欢迎。每次在广场演出,观众总会把舞台围得里三层外三层,掌声、笑声、惊叹声持续不断,与演员的互动也亲切热烈。

市级文艺院团带来高品质演出

尤其是2014年10月以来,为响应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重要讲话精神,重庆杂技艺术团坚持重心全下移,投入了更多演出资源深入推进“服务农村、服务基层”文化建设,所到之处都以“遍地开花遍地香”的文化惠民效果促进了“送文化”与农村群众的文化需求有效对接。

这是重庆杂技艺术团的日常排练,也是重庆市政府购买公共流动文化服务的一个缩影。近年来,重庆市将“送流动文化服务进村入户”纳入25件重点民生实事,让基层群众在家门口就能享受丰富的文化生活。

于是,在进行商业演出的同时,重庆杂技艺术团将《梦幻奇观》以公益演出的形式带进高校、乡镇、福利院,并把孤寡老人、留守儿童请进剧场。为了方便《梦幻奇观》走基层进行“三下乡”演出,让更多观众感受魔术的魅力,重庆杂技艺术团精心设计了《梦幻奇观》巡演版,更加突出参与性和互动性。

用“互联网 公共文化服务”优化群众生活

“一年坚持350场惠民演出,苦吗?”

全国文化科技卫生“三下乡”活动开展20年来,重庆杂技艺术团积极响应,二十年如一日,始终将“文化进村、文化惠民”战略作为重要任务长抓不懈。

“为群众送精品”是重庆杂技艺术团一以贯之的“三下乡”演出原则。据统计,20年中,重庆杂技艺术团共在“三下乡”活动中演出146个杂技节目、5个剧目,其中获奖节目65个、获奖剧目3个。

20年来,在繁重的访演、商演任务下,重庆杂技艺术团辛勤耕耘,持续开展“杂技进万家”活动,常年扎根农村,源源不断地将屡获国内外大奖的精品杂技、魔术作品带至更多的村庄、更偏远的地区,为促进西部地区农村文化建设、丰富农村精神文化生活做出了大量艰苦细致的工作。

2014年9月,重庆杂技艺术团推出了建团60余年来创作的首部魔术剧——《梦幻奇观》,这也是全国第一部以魔术表现形式诠释中国梦的文艺作品。《梦幻奇观》一经推出,就受到了业内外特别是普通观众的一致好评。

对于2016年的“三下乡”演出,陈涛早有绸缪——要带着更多的精品,走进更多的乡村,走到更远的地区。

“那为什么还能坚持?”